zt: 【网络民议】散户先跑 机构被套 不抓你抓谁

2015年8月31日星期一

继8月25日财经杂志社王晓璐以及多人被公安机关认定“制造传播证券、期货交易虚假信息”传唤要求协助调查后,31日,王晓璐现身央视,承认并供述了其伙同他人编造并传播证券期货交易虚假信息的事实,声称“我通过私下打听获得新闻素材,主观判断,撰写报道。我不应在敏感时候发表对市场有重大负面影响的报道,给国家和股民带来这么大损失。我很后悔。”请求司法机关的从轻处理。“央视式道歉”的再度出现,让不少网友感到好笑、愤怒,王晓璐被普遍认为是有碍官方股市维稳的“杨修式人物”与免除问责波及官方的“替罪羊”,与此同时,央视媒体审判的“办案模式”也再度受到批评。

相关阅读:财经杂志 | 关于本刊记者王晓璐被公安机关传唤事宜的说明

相关阅读:金融时报 | 据称中国决定放弃大规模购股

@新浪视频:【《财经》记者王晓璐现身 求从轻处理】王晓璐在接受调查时供述了其伙同他人编造并传播证券期货交易虚假信息的事实。“我通过私下打听获得新闻素材,主观判断,撰写报道。我不应在敏感时候发表对市场有重大负面影响的报道,给国家和股民带来这么大损失。我很后悔。”

61c99730jw1evljcssqdmj20jd11udk8

视频地址

以下为数字时代编辑摘自网友评论:

笑看风云惹人醉:终于找到了替罪羊。

和风绿茶:看空有政治风险,看多有道德风险,不看有失业风险。

廖晟羽要饭饱饱:央视又揽了法院的活儿……

威武卜:原来机构,私募,公募想跑的,结果被他一报道,散户先跑了,机构被套,不抓他抓谁啊!

倪晓军_njupt:呵呵,这帮办案的人脑子真是坏了!这么有用的人才,一篇稿子就能导致股市那么大的损失,得重用啊,让他写欧美日的股市去。

摯愛达文西D:曹操要退兵,杨修看出来主公有退兵之意,于是说 主公要退兵了.. 曹操说杨修妖言惑众斩了他, 然后主公退兵了…

Ror_Lau:这个王晓路就是当时发表文章说证金开始考虑退出机制导致市场大跌的人。

墙外楼:有没有观众根本不重要,这是让领导好过的安心丹药。凡是天灾人祸,事无大小,中共一贯的处理方式,都是找一、两个无关痛痒的小人物出来做替罪羔羊,这样问责就不会问到中央领导头上。有效无效不重要,反正老百姓没有抗争的本钱。

陈尧Adam:股市下跌是经济不景气,竟然找个凡人当政府的替罪羊。

一刀一川:查案子的不是公安机关,而是央视。

王甫律师:大国股市被一名记者搞塌了。

盈和集团总裁蒋先生:既然一篇文章就能搞垮股市,我认为应该让此人戴罪立功。出任证监会主席,然后每天写文章,那时候股市绝对天天涨!

最终范特西o:再要他发一篇文章写回来不就是了。

酸石榴甜石榴:本来靠内幕消息领导先跑,你这文章一发表,群众先跑了。你让领导咋挣钱?

法律人刘功武:杀鸡儆猴,当局为啥恐慌了?平时治理无方,急时抱佛脚。

朱大力:背后的大虾米抓不抓…

色彩徕卡:太扯蛋了!找替死鬼也不能这么幼稚嘛!这么重大消息的发布,必须有严格的编审流程的!

Dogfisha:你所谓的小道消息让A股一天蒸发1万亿。

朕又该纳妃了:这记者也挺牛的,造个谣就能让股市暴跌好几天。

iamFA:又开始新闻审判。

谣传公司:乐死我了。国家有这么不稳定吗。一个小道消息。就直接把大盘干崩了。

王以超:如果一名媒体人,既不存在主观恶意,又不存在不当得利,仅仅因为一些专业上的瑕疵,就要面临刑事危险,这样的社会,距离法西斯主义并不远。坚决声援原同事、现《财经》杂志记者王晓璐,希望他和这个国家每一个人,都能得到公正的对待。并且愿意为其本人以及家属,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

裘新:连《财经》记者都遭了……

ruru20251:现在做的就是稳定人心,用谎言稳定。

迎风背手l:财经杂志记者王晓璐,因为散步股市不实信息被抓。——–说A股4000点才是牛市开端的,那几个驴粪球,绝不能让逼尅的逃脱法律制裁!

扑空2015:经验告诉我们,对被上电视的人,我们应该多点问号。


© 无可奉告 for 中国数字时代, 2015. | Permalink |
Post tags: , , , , , , , , , ,
订靠谱新闻 获穿墙捷径 请发电邮(最好用gmail)至:sub@chinadigitaltimes.net



via 中国数字时代 » 网络民议 http://bit.ly/U3z0eU

原文链接: http://xiaonews.blogspot.com/2015/08/zt_31.html

blogger打不开的朋友可以试试tumblr:http://xiaonews.tumblr.com/(已被墙,请往xiaonews后加数字,目前是http://xiaonews2.tumblr.com/)
欢迎分享:


较新的帖子

较早的帖子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边城小报 © 2011